台灣綠能發展困境:蓄電、配電將左右綠色能源產業

台灣綠能發展

國際綠色能源產業發展現況

歐洲國家在綠能發展上各擅勝場,台灣綠能發展是否可借鏡成功國家的技術與策略,不只是政府要持續推動綠能政策與節電措施,也需要民間建立綠能意識進而支持能源轉型,突圍台灣綠能困境。

德國可以,台灣行不行?

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爆發,德國政府便積極發展能源轉型計畫,從20年前尚未開發綠能的狀況起步,在2018年元旦當日再生能源量大於用電量,由再生能源供應全國用電,達成100%綠能供電。其餘傳統電廠(如:火力、天然氣發電)當天持續運轉,但皆有大幅降載。德國繼續在綠能供電的道路上找到更智慧的方式耕耘。

丹麥可以,台灣行不行?

丹麥1990年煤炭佔全國能源八成,在政策驅動之下,預計於2030年有望終結燃煤發電。除了提倡民眾使用公共自行車取代交通工具,也大力推動養豬產業所衍生的沼氣綠能發電。

台灣綠能困難

以最常討論的風能、太陽能來說,都是倚賴自然狀況去發電,但是並不能因應用電緊急狀況增高用電量,而有時多餘電量也較難儲存至後續應用,是能源轉型的挑戰。

台灣地處亞熱帶,白天有足夠光照進行太陽能發電,中租–全民電廠綠能太陽能技術也逐漸完善,建置成本逐年降低是能夠被期待的。其餘綠能如風力、生質能都有被開發運用的可能性,綠能發展困境在於取得這些乾淨的能源後,後續如何蓄電儲能、如何智慧配電,是台灣綠能發展更重要的課題。

綠能太陽能技術也逐漸完善,建置成本逐年降低是能夠被期待的。其餘綠能如風力、生質能都有被開發運用的可能性,綠能發展困境在於取得這些乾淨的能源後,後續如何蓄電儲能、如何智慧配電,是台灣綠能發展更重要的課題。

鴨子曲線(Duck Curve)的綠能困境

台灣綠能發展困境

(圖:2016/10/22美國加州單日用電曲線)

上圖以太陽能與風能為例,白天時可以有效使用綠能發電,但一到夜晚,就得採取其他能源進行電力調度,鴨子曲線表示白天越是依賴綠能太陽能,夜晚就得耗費更多心思處理其他能源配電流成,呈現出處理間歇性能源的難題。

因為電網配電不是一指開關這麼容易的步驟,沒有光照時,要安排哪種能源替換太陽能發電、而電網又該如何配置,有效能源管理是綠能困境最大的難題。

面對台灣綠能困境,政府、企業、民眾三方如何平衡?

根據永續報告平台指出,怡安風險管理顧問集團等單位於2018年發布台灣綠能產業風險調查與分析,大部分業者認為未來台灣綠能發展關鍵風險前三名分別為政治風險、行政流程與效率、民眾抗爭。

綠能產業牽涉到一個國家整體的產業鏈,發展綠能勢必會影響到企業的成本,政府要思考如何帶動民間企業達成能源共識,積極研議綠能配電成本上漲的配套措施,由上到下實踐與支持綠能發展將是一大課題。

台灣綠能發展未來

台灣綠能發展的道路上,各界質疑、困難都將不可避免,根據國家地理雜誌報導,德國身為歐洲綠能產業領頭國家,也曾遭遇化石燃料的發電廠員工罷工,政府也支付大量成本安撫民間情緒。而如今,德國90%以上的民眾都支持綠色能源產業。

綠色能源產業關鍵是土地能夠永續發展,各個產業才有長久立足之地,開始尋找經濟與環境保護的折衷點,人民也可以期待綠能發展的未來。台灣綠能發展不該是選擇,而是從政府到民間的共識。

參考資料:

國家地理雜誌:德國綠能啟動歐洲能源革命火車頭

延伸閱讀:

綠能產業有哪些?帶你認識台灣綠能的發展趨勢

福爾摩沙發電新趨勢|盤點台灣4大再生能源

分享本文: